有耻之徒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此时周大夫的一举一动都过于奇怪,按理说前几天沐青她们才给他传渡了灵力,他的魂体不应该是现在这种状态才是,可不知为何,他就像当初的陈祁之一样,没了意识,眼神变得空洞,好似在找寻甚。

  今夜无星无月,不久前才经历过一番鏖战,外面的人不多。

  周大夫虽没意识,可却会主动避开人群不被发现。沐青等人隐在后方跟着,一同出了雅阁,趁夜沿着街前行。

  沐青施咒给所有人,连同周大夫都加了道隐身的法术,避免被看到。

  因着才刚落夜,街上还是有不少巡夜的弟子,到处都点燃灯火,全城戒备森严。

  周大夫行动不快,他身上打着束缚咒,本来是不能离开雅阁的,但沐青想一探究竟,就暗中把束缚咒解了。没来由的,她总觉得这一趟会有甚发现,非得去看看不可,毕竟周大夫现在这个样子着实不寻常,似乎是受到了召唤的影响。

  他是执念太深的亡魂,天堑十三城那些鬼修士是执着不肯离世的怨鬼,有共通之处,其实都是差不多的,只是修为不同而已。

  凡事有异必有妖,也许,这城中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,只是普通人和修士都察觉不到,只有鬼魂才能受到牵引。

  沐青面色凝重,白姝亦默不作声跟着。

  太一门的弟子不解,眼看着周大夫越走越远,拐出两个弯儿已经看不到雅阁了,他就有点焦急,想把周大夫拦住,可迫于沐青的面子又不敢行动,憋了半晌,犹疑地问“沐宗师,这到底是要做甚?他这究竟怎么了?”

  沐青要是清楚就不会跟出来了,何必大费周章。她没有回答太一门弟子的话,眼看着周大夫又拐了个弯走进一条狭窄的巷道,小声道“跟上。”

  太一门弟子吃瘪,自觉多嘴,迟疑了一瞬还是立时随着。

  周大夫的步伐愈发快速,比刚离开雅阁那会儿快了许多,不过仍是双眼无神的无意识状态,他坚定不移地在夜幕中前行,一刻都没做久留,穿过巷道、左转、再穿行巷子……从头到尾没有丝毫迟疑和纠结。

  慢慢的,渐行渐远,师徒俩皆都觉察到他应该是要去哪里。

  庆和街,万家那边。

  这条路沐青走过,后半段白姝简直不能再熟悉,当初她去赵府偷东西,回去就是走这条路。

  太一门弟子是反应最慢的那个,都快进入庆和街了,他才惊讶地喃喃自语道“这怕不是要去庆和街?”

  话音刚落,前头的周大夫就折身进入庆和街街头。

  难道是要去万家?

  周大夫现在这个样子就有点像当初的陈祁之,没有意识,只是凭本能行事,他生前的执念就是要照顾好徒弟的妻儿,死后也一直放心不下,难不成这次也是,她们弄错了?

  沐青拧眉,隔得远远的看着,还是跟上去一探究竟。

  疫病刚爆发那会儿,庆和街是最不安定的地方,加之上一回容月她们来闹事,就更惨淡了,但因为之后一直有官府的管辖和整治,这里目前还算太平。

  有太一门插手,庆和街近来虽然危机重重,可前些天的疫病已经得到了控制,现今的这里已不似之前那样混乱,尚且算井然有序,又因着昨儿鬼修士进攻的事,这才入夜不久,街道两旁的店铺和人家全都关了,一眼望去黑乎乎一片。

  一路畅通无阻,周大夫继续呆滞地走着。

  可他没有在万家门口停下,而是直接走过,没有停顿,看都没看一下。

  沐青和白姝相视一眼,师徒俩都发现了一些端倪,猜到了些情况。

  如果不是出于执念,那只剩下召唤了,可周大夫只是个普通的野鬼,刚死不久,且这几日一直被困在法器之中,对方没理由会召唤他才是,唯一的可能就是,这只是个意外。

  当然,这个意外也并不简单,纯粹是太过凑巧,估计巧到黑袍人他们都没料到。

  周大夫死后曾差点被陈家村后山上留下的引灵阵吞食,又被魔气入体过,险些成为一道没有意识的冤魂,得亏当时太一门的长老出手,才得以将他“救”下。

  不论之后是否将周大夫身上的魔气抹掉,阵法和魔气留在他魂体深处的印记是抹不掉的,他之前无事,是因为被困在法器之中,根本感知不到外界的召唤,而今晚被放出来,恰恰又赶上了。

  这是要去找召唤人。

  而那个召唤人,正是在陈家村后山布阵的那个,也许是黑袍人,也许是黑袍人的同党。

  不过这些都只是沐青的猜测,是否属实还要见到召唤人才知道。但还可以想到的是,对方此时就藏在安阳城中,那些鬼修士也在,他们都通过某种法子藏起来了,许是利用了甚法器,许是布了阵法。

  很快,周大夫走到街尾的老槐树底下,他的步子渐渐慢了下来,站在了老槐树树干面前。

  后面的沐青她们亦停下,暗中观察。

  兴许是在这瞬间提前感知到了什么,一旁的白姝神色一凛,忽然出手将呆滞无神的周大夫收了,把沐青她们拉到一边躲着,并结出结界抵挡。

  沐青也感知到了不对劲,只是刚刚没反应得那么快。

  太一门的弟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有耻之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蜀山剑侠传只为原作者讨酒的叫花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讨酒的叫花子并收藏有耻之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