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隐身战斗姬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不用生火,直接把肉块放在你的剑上烤,应该很快就熟了吧?”

  “我的剑不是用来给你烤铁板羊肉的!”凯瑟琳脸一黑。

  33号心里轻松多了,因为她已经完成了她的报复,以后见到同僚时也能挺胸昂首,再加上喝饱了水,如果再填饱肚子并成功离开森林,她就没有什么遗憾了。

  凯瑟琳却没心情说笑,她在任务中折损了四位姐妹,还被迦梨跑掉了,她现在陷入了迷惘,不知该何去何从。

  放任迦梨走掉,不是她的风格,而且吸血鬼化的迦梨如果走出森林,肯定要为祸众生。

  还有莉莉丝,不知道莉莉丝是否还留在森林里,莉莉丝才是她的终极目标。

  “你们隐修院听说空难之后,会派人来找你么?”33号问道。

  凯瑟琳从沉思中回过神来,想了想,“应该会吧,我妹妹应该知道我还活着,所以会有人来。”

  她想到阿拉贝拉,不过作为外乡人,隐修院的使者应该还是会求助于本地的红叶学院,否则人生地不熟,在森林里大海捞针会很困难。

  “你还有个妹妹?”33号想起付苏,感兴趣的同时也不禁头疼起来,“她不会是那种笨手笨脚还非要给你编辫子的类型吧?”

  她这次离开没跟付苏说,否则付苏肯定会缠着她刨根问底。

  “你在说什么鬼话?”凯瑟琳不满地瞪了她一眼,“我妹妹乖巧、懂事、听话、心灵手巧,长得漂亮又可爱像个天使,嗓音顶顶好听,是天底下最好的妹妹。”

  “哟,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妹控?”33号意外地发现了凯瑟琳一个萌点,“当姐姐的都这么宠着妹妹吗?”

  “胡说!什么妹控不妹控的!”凯瑟琳恼火道“我说的都是事实,如果你将来有机会见到她,就会明白我没有任何夸张之处!”

  33号才不信,她觉得凯瑟琳肯定是个深度妹控,所以才把妹妹夸得天花乱坠到不真实的程度。

  “你妹妹现在在哪?”33号问。

  “也在隐修院里。”

  “阿勒山隐修院吗?”33号追问。

  凯瑟琳严肃地纠正道“隐修院就是隐修院,在我们内部,只叫作隐修院,所谓的阿勒山隐修院,只不过是外人这么讲,然后我们为了适应外人,才顺势这么说的。”

  哦,33号明白了,看来凯瑟琳的妹妹也是在阿勒山隐修院里。

  “她也是修女?”这似乎是一句废话。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33号犹豫了一下,试探着问道“那你们的父母呢?”

  这又不是宗教横行的古代了,应该不会有哪个家长把姐妹两个都送去修道院当修女吧?如果凯瑟琳是出于自愿和信仰而成为修女还讲得通,为什么她妹妹也是修女?

  “他们死了,在我和阿拉贝拉很小的时候就死了。”凯瑟琳神色一黯。

  33号产生了某种意义上的感同身受。

  “我也是孤儿。”33号托着下巴,盯着淅淅沥沥的雨幕。

  “不过我比你们更惨,我甚至连父母的面都没有见过,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,如果他们活着的话,为什么要把我丢掉呢?”她自嘲地笑了笑,“是不是婴儿时期的我太淘气了,整天哭个不停,把他们哭烦了?”

  凯瑟琳意外地看了她一眼,语气一软,安慰道“应该是他们出事了吧,或者因为某种意外而遗失了你,比如你被诱拐犯偷走了。”

  “可能吧。”33号耸耸肩,“反正我已经不在乎了,就算他们现在出现在我面前,我也不想扑进他们怀里哭哭啼啼,又不是演家庭肥皂剧,大概只会说一声‘幸会’,然后告辞吧。”

  凯瑟琳嘴唇动了动,“如果是比惨的话,我应该比你更惨,因为我的父母既不是出了意外,也不是因病身亡,而是在我眼前被杀死的。”

  “啊?”

  33号一激灵,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震惊地转头盯着凯瑟琳。

  没错,比儿时父母去世更惨的,是从来没有见过父母,因为儿时父母去世的孩子,至少还曾经得到过父母的宠爱……但是,如果父母在小孩子眼前遇害,那恐怕还不如从来没有见过父母。

  没有风,雨线直上直下,一时半会没有停歇的迹象。

  雨点叮叮咚咚地落在简易木桶的水面上,与落在树叶上的沙沙声一起,组成了一曲安逸悠远的乐章。

  凯瑟琳盯着雨帘,不自觉地握紧了十字剑的剑柄。

  “是我母亲杀死了我父亲。”她说,语气很平淡,但平淡之下仿佛有风暴在汇聚。

  33号已经不敢接话了,这难道是什么不得了的家庭伦理剧?

  凯瑟琳继续说道“因为,莉莉丝咬了她,把她转变成了吸血鬼,然后……”

  33号的嘴张得老大,她瞬间就明白凯瑟琳为何对莉莉丝怀有那么大的执念,在飞机上一见面就要以生死相搏,原来是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啊!

  在飞机上,莉莉丝与凯瑟琳像是很早以前就认识的样子,当时33号就注意到了,但那种时候根本来不及多问,现在才算是真相大白。

  讲道理,设身易地处之,如果33号换成凯瑟琳,自己的母亲被转化为吸血鬼,然后杀死——很可能是咬死了父亲,她也会对莉莉丝怀有莫大的仇恨,愿意用一生一世来追杀这个恶魔。

  “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当时我只有七岁,不幸中的万幸是……我的妹妹天生目盲,而且当时四岁半的她还不太记事,我用手捂住了她的耳朵……”

  凯瑟琳低头注视着自己的胸前,她仿佛看到了当时七岁的自己把四岁半的妹妹抱在怀里,紧紧捂住妹妹的耳朵,而自己则睁大眼睛,把父母死去的一幕刻骨铭心地留在了记忆里。

  至少,她保护了妹妹,天使般的妹妹只要像天使一样成长就行了,为父母复仇的事由她来做,这是作为姐姐的职责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隐身战斗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蜀山剑侠传只为原作者皆破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皆破并收藏我的隐身战斗姬最新章节